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二房东盈利少而苦不堪言或将集体出逃短租市场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9-05-18 04:48:18

2015年,陈敏(化名)从上海一家公司辞职后,开始盘算自己的小生意,经过一番衡量,他决定开一家民宿。那时候,以打车软件为代表的同享经济仅用数月时间就引发井喷;而共享住宿仍属于新生事物。

但到了2016年,民宿、短租市场也如火如荼迎来大爆发。记者从小猪短租获得的一份年度报告显示,过去一年该平台成交额到达11.5亿,日活跃用户达千万;途家表示目前在线房源和储备房源加起来已超120万;而Airbnb在2016年底的最新估值,已达到300亿美元。

陈敏坦言,由于早期的投入不大,回本和盈利都很快实现,初期乃至没有哪怕一个月亏过钱。但当大批经营者涌入、严重的同质化,和难以厘清的“灰色地带”,他不禁感叹“生意愈来愈不好做”。短短一年过去,曾经营着三家民宿的他,如今只剩下苏州的一家。

初期短租投入低回本快

2015年,陈敏到印度、泰国等地旅游时,通过Airbnb体验了当地的民宿。回国后不久,他就立马经营起自己第一家短租房。那时候,距离Airbnb进入中国仅过了一两个月。

陈敏首选了深圳福田区一处闹中带静的房子,60平方米,每月租金4500元。他为这套租下来的房子添置了一些文艺范的软装并购入了舒适的床垫。“不算月租,前期投入花费不足5000元。由于房子地段、设施都不错,放上平台后,一个月租出去20多天没有问题,接近爆满。”陈敏表示,他自己做客服、打扫卫生、水电维修等,尽量节约成本,“那时候小猪对房东的培养挺不错,扣除每一个月的租金,这套房每月最少能带给我2000多元的盈利。”之后,为了增大出租几率,陈敏也把房间挂在Airbnb等平台上。

2016年1月,陈敏又以每月2300元在深圳租下了另外一套面积较小的公寓。“对很多年轻人、小情侣来讲,这里的条件不比酒店差,而200元左右的间夜价格,在深圳只能住很一般的快捷酒店。”陈敏坦言,面积更小的房子为他带来的利润空间更大。“当时圈子内有人一次性租下五六套房子做短租,再花点钱雇个阿姨打扫卫生,似乎不用怎么干活,就有一笔可观收益。”看到了甜头的他,在2016年上半年把空置的苏州自购房,也改装成短租房。

利润压力挤出“二房东”

“先不论每个月赚多少钱,但最少每个月不亏。”陈敏坦言,自经营短租房以来,身为二房东的他的确还没试过亏钱,但利润空间已遭到挤压。“如今打开App,搜索福田一带的短租房,已多得看不过来,我原来那套房子周边几公里,最少有几十套。”

“低门槛”是陈敏认为经营愈来愈难的重要原因,“只要几千块启动资金就可以。”陈敏告诉记者,深圳短租房经营者大多是像他一样的“二房东”,“毕竟不是自己的房子,不可能大装修、大改造,住宿环境其实很难有优势。”陈敏还表示,由于租约到期,房租上涨,他们的竞争力越来越弱。“200多一晚已极具性价比了吗?其实周边还有更便宜的房子。”为了经营更稳定,陈敏后期逐渐偏向把房子租给半个月乃至1-2个月的商务“长租客”。

小何是陈敏所在房东朋友群的另一个经营者。和陈敏不同,完全用业余时间来经营短租平台的她已暂时下线了房子,“最近几个月收益下滑,比起刚开始经营的时候已没什么钱赚,配不上花出去的本钱和面临的风险。”她还表示,短租房出现火灾、丢东西,也让没时间紧盯的她,经常感到担心。

说起风险,陈敏表示自己及身旁房东遇到不少“奇葩”租客。“有次我的房子租给外国人,对方几乎1天24小时开着空调,由于事前没有协商电费,所以只能自己干啃。而1名苏州的房东朋友,毫不知情地把房子租给了一名吸毒者,直到警察把人抓走才发现,总有些人钻监督的空子。”

压力与风险下,陈敏终究放弃了深圳的两套短租房。

差异化市场悄然发力

目前,陈敏只剩下苏州的自有房屋仍在做短租,“自己的房子,可以尽量包装得文艺一些;其次不用交租,赚到的几近是纯利润。”回顾自己的经营经历,陈敏认为,必须要花心思搞差异化,而且主攻一个平台,容易获得较多好评,才能帮助提升排名。“必须做得有特色,性价比高,毕竟标准化的酒店对年轻人吸引力不大。走差异化的竞争线路才是前途,我目前也有在一些新兴景区开设民宿的打算。”

与过去粗放式发展相比,小猪、途家和Airbnb三大平台也愈来愈重视特色房源的细分。此外,差异化平台也试图分一杯羹。朋友家App联合创始人吴培峰告知记者,跟其他平台不一样的是,他们主推中高端民宿,目前已有5000间房源,“一些更大的平台,好的坏的民宿都有,整体而言偏低端,对飙的是快捷酒店,我们对飙中高端酒店。”

“住宿只是一个功能,在城市中心的民宿更带有分享、集会的功能,像一个酒吧,乃至是私房菜馆。”吴培峰说,待供应链跟进发展,民宿里的特点物品还可以供客人购买。”

但差异化之路并非一开始就有思路,吴培峰告知记者,“开始我们更注重房东是不是有趣,运营后发现,房子本身的条件和质量更重要。”吴培峰表示,在更专注中高端民宿上后,他们关闭了很多基础条件不好的房子,只保留基础住宿条件不错,同时又有个性体验的民宿。此前获得铂涛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后,朋友家已在着手下一轮融资。

短租市场3巨头

陈敏的稳定收益背后,与共享住宿平台在2015年、2016年的高速发展不无关系。劲旅网CEO魏长仁向记者表示,2016年小猪、途家、Airbnb三大短租平台发展迅猛。

Airbnb相干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进入中国以来,已有将近100万名房客在中国入住Airbnb,该集团目前在中国拥有75000套房源。而“Airbnb在全世界191个国家和地区,总计拥有300万套房源。”

目前,拥有国内最多短租房源的是来自去年并购了多个短租平台的途家。他们去年吞并了蚂蚁短租,以后又战略并购携程、去哪儿公寓民宿业务,正式形成“途家、蚂蚁短租、携程、去哪儿的公寓入口”四大平台矩阵。目前其在线房源超过44万套,签约的储备房源超80万套,加起来总量已多达124万套。

小猪短租的年度报告也显示,该公司目前在全国有14万套房源,散布在306个城市,2016平台上有1000万活跃用户,全年GMV(成交金额)为11.5亿,在2016年中国网民对互联网“同享经济”平台认识调查中,小猪以23 .6%的分数紧跟滴滴和 Uber 之后。

记者手记:短租与传统酒店,还没有你死我活

房源最多的途家渴望构建生态圈,即将到来的春节,他们预计会有愈来愈多人“租房过年”,“今年春节住宿预订比去年增长了71.54%,而且以家庭为单位的客人增长明显。”Airbnb通过创立Trips平台,提升体验与攻略,未来还计划推出航班与更多服务功能。

易观智库最新报告显示,在线短租正在被市场更大程度地认可,月活跃用户占在线酒店预订活跃用户超过1/5。除旅游客,商务客增长明显。

虽然短租平台格局初现,但就全部住宿市场来看,整体交易额、定单量占比依然非常少。魏长仁认为,“短租还没到给传统酒店带来太大冲击、相互竞争到你死我活的阶段。短租是年轻人、个性化选择的一个产品,但远没有到达依赖的程度。”Airbnb方面也向记者表示,其发展并不一定是以削弱传统酒店业为代价的,“相反,我们可以壮大全部旅游行业并且使得不同的企业都能分得更大的一杯羹。”魏长仁预计,2017年短租市场会继续保持在快车道上。

北京医院隆鼻子后能还原吗
怎么自己治疗早泄疾病
女性白癜风该怎样治疗好

相关推荐